当前位置:首页 > 走南闯北福清哥

【海外五分六合】心有梦想 无问东西 ——访危地马拉福建同乡会会长陈建德

2019-09-03 15:43:34[字体:][来源:东南网()]

■据《东南网》(东南网记者:林小宇 兰楚文) 在每年的时间安排上,陈建德有半年的行程在中国,半年的时间在危地马拉。从家乡福清到危地马拉,是他目前人生旅程中最远的东西距离……

2005年,陈建德在阿根廷自家超市里留影。受访者供图

陈建德的人生轨迹始于他的出生地福清。1982年,他出生在一个小村庄——福清江阴镇龙门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

如果让陈建德掰开手指头计算家里有哪些值得他“骄傲”的事,他就只能想到祖父曾当过村里的民兵队长,祖上几辈曾经积攒过一点财富。

初中毕业后,陈建德就没有继续读书,倒不是因为他家庭条件的原因,而是受到了周围环境的影响,在他看来能“做事”的人,未必都是读书人,到了十五六岁时,他就觉得自己已经是个“成年人”了,需要尽早出来“做事”。

辍学后的陈建德跟着父母在公路工地工作,可时间一久,他就发现这样的工作不适合自己,虽然自己不怕脏不怕累,但这样的打工只是“日复一日”的重复工作,没有新意、没有变化,不是自己想要的“事业”。

这个想法一直困扰着他,直到2002年,他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后,他才最终决定离开家,要到外面去闯一闯,于是,他来到了地球的另一端——阿根廷。

陈建德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开超市的时间不算早,在他之前已经有中国人在那儿开超市了,但超市的数量还不算多。陈建德的每家超市投入资金大约为20万美元,开业后,每个超市每月有8000-10000万美元的盈利,算是一个收益比较稳定的产业。可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到阿根廷,开超市几乎成为旅阿华侨华人必选的投资项目,短短的几年时间里,阿根廷的中国超市从不到100家,迅速地变成了1万多家,由此出现的问题也越来越多,有些当地员工甚至会“钻”阿根廷劳动保护法的空子,到医院开生病证明,以此享受“带薪病假”,当地的经营环境变得越发不好。

更重要的是,随后的几年,阿根廷经济不断衰退,货币以惊人的速度贬值。陈建德记得自己刚到阿根廷时,阿根廷比索与美元的比值是2:1,可随后货币不断贬值,到了2012年时,比值已经高达15:1。

善于思考的陈建德在研判形势后,有了“收山”的念头。他将自己在阿根廷经营了几年之后逐步创办起的十几家超市一一转让了出去,到了2012年,属于他的阿根廷华人超市就只剩下了一家。

陈建德的工厂办公楼外景。受访者供图

陈建德虽然有“收山”的念头,但并不是要“打道回府”。在阿根廷开超市得到的收益是陈建德的“第一桶金”,他并不想此后的时光就这么“坐吃山空”,信奉“敢拼会赢”的陈建德决定再找出路,再次搏拼,让自己的人生再多一点光彩。

偶然的一次机会,一位台湾朋友在闲谈时向陈建德介绍了中美洲国家危地马拉,并告诉他这个国家与墨西哥是免税通关,说的是西班牙语,而且很少有中国人在那投资……

这个不经意的聊天,让陈建德对危地马拉产生了兴趣,于是他邀约一位在哥斯达黎加的朋友一道去危地马拉考察。因为这个朋友不仅懂得经商,也懂得西班牙语,一起去危地马拉也算是“志同道合”了。

陈建德从阿根廷到美国,朋友从哥斯达黎加到美国,两人见面后,再同乘一架飞机前往了危地马拉。刚下飞机,陈建德首先感到的是“这里非常落后,一个首都的机场不仅小,而且旧,使用机场的行李推车还要收取1美元的费用”,但陈建德也隐约感觉,这里一定有商机。

在危地马拉考察的15天时间里,两个人哪里都没有去,只是不停地到各处的批发市场“转悠”,希望找出投资的灵感,嗅出商业的契机。那之后,陈建德回到了阿根廷,但不久后,陈建德又来到危地马拉,这次他正式地向危地马拉财政部申请投资。

危地马拉财政部很快批准了陈建德的投资申请,并给予了他12年的免税优惠条件。

2019年5月,陈建德(左二)和公司骨干在危地马拉旅游。受访者供图

危地马拉尚未与中国建交,因而在这里的中国投资者很少见,在五分六合里,陈建德也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陈建德准备在危地马拉投资的项目不是他熟悉的超市,而是鞋业。在此之前,陈建德从来没有从事过与鞋有关的工作,但他在前期考察时了解到,这里的鞋子卖得都很贵,虽然是来自中国的产品,但一旦到了这里,价格就能翻上好几倍。为此他计划在危地马拉建制鞋厂,做到当地生产,当地销售,这样的投资得到了危地马拉政府的欢迎。

工厂的选址在一个离首都32公里的地方,巧合的是通往这里的公路也叫“32号公路”。厂区占地30亩,厂房面积1万多平方米,第一期投资11条生产线,生产拖鞋、胶鞋、雨鞋、运动鞋。

中国人很重视时间与效率,尤其基建项目的建设速度更是让世人瞠目结舌,因此才有了“基建狂魔”的别称。陈建德的工厂建设也让危地马拉人见识了先进的中国速度和效率,他的工厂从破土到建成,仅用了6个月的时间,而隔壁的一座面积不大的仓库,用了3年的时间都还没有建好。

由于陈建德的工厂是危地马拉工业区规模最大的一家工厂,而且建设速度最快,不仅引起了当地人的高度关注,也引发了危地马拉政府的兴趣。在其工厂即将开工投产前,危地马拉政府还派人实地考察了一番,确认了这个由中国人创造的“奇迹”是真实可信的。

2015年10月,陈建德赴墨西哥参加鞋业展。受访者供图

2016年,陈建德的工厂开工,他特意将开工仪式时间定在了10月1日。在开工仪式上,他骄傲地告诉所有参加仪式的嘉宾,“我选择这个日子,是因为这一天是我伟大祖国的生日,也是所有中国人的重要节日”。

因为是危地马拉工业区规模最大的一家工厂,陈建德工厂开工的事情自然成为了当日危地马拉的重要新闻,不仅在报纸首版刊登,电视台也播出了相关消息。但开工第二天,陈建德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这个朋友在电话里向他转告了他台湾当局驻危地马拉官员的话,“提议”陈建德将挂在工厂旗杆上的五星红旗收起来。

陈建德觉得有些莫名,“我是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的护照有国徽,我为什么不能挂国旗呢?”于是,陈建德直接拒绝了“收旗”要求,鲜艳的五星红旗至今一直高高地飘扬在陈建德的厂区,飘扬在危地马拉的上空。

虽然俗话道“在商言商”,但陈建德这一代的闽商却不止于此,他们不仅有吃苦耐劳的性格,不仅有创业打拼的激情和精神,更是心怀家国。因为他们深刻地了解,要是没有了强大的祖国支持,他们在海外就没有了尊严、没有了自己,爱国是他们不能割舍的情怀,是一种深入灵魂的存在。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陈建德认为,在其他国家投资兴业,不仅是要从中收益,也要惠及当地,这才是一个有德有为的商人。

在陈建德进入危地马拉之前,中国商品虽然比欧美商品便宜许多,但还是属于“价高”的范畴,一双普通的拖鞋要卖5美元左右,一双运动鞋要卖39美元左右,因此很多危地马拉人穿不起鞋。可陈建德开始生产的鞋子后,却一下子让这个国家的鞋子价格降了一半以上,这不免触及了一些当地销售商的利益。

陈建德毕竟是供应商,销售商对于他来讲是很重要的商业合作伙伴,与他们维护良好关系才是长久之道。于是,陈建德主动与销售商进行了沟通,他给销售商们算了一笔账,以前从中国进货到销售要半年以上的时间,而现在短短数周就能完成一次销售周期,可产生更可观的利润。他将“薄利多销”的商业理念灌输给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改变了他们以前的观念。

如今,陈建德的产品在危地马拉销售得越来越好,他的生产线从11条增加到了20多条,并且每个生产线都在24小时不停生产。

在鞋业生产过程中,陈建德还接触和了解到塑料这个产业,看到危地马拉在建筑材料方面的生产空缺,他又有了生产塑钢和PU管的念头。塑钢和PU管都属于建材范畴,这对于陈建德来讲,又是一个全新的产业,他萌生了再创业的冲动。

2018年10月1日,危地马拉福建同乡会成立,会址设陈建德工厂办公楼。受访者供图

如今,陈建德日常的行程常常是有半年在中国,半年在危地马拉。因为他的企业生产离不开中国,许多的原材料都要从中国购买过去,没有中国作为自己的“根据地”,海外的事业就会受到影响,而作为企业老总,危地马拉的工厂也离不开他。不过,在危地马拉的工厂管理步入正轨之后,陈建德也开始“分心”,做些别的事。

因为深知自己的“根”在中国,家在中国,事业稳定后的陈建德就开始寻思为身在大洋彼岸的危地马拉的中国人建一个“家”。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筹备,2018年,危地马拉福建同乡会正式成立,陈建德担任会长,同乡会的会址就设在陈建德公司办公楼的三楼。远道而来的中国人终于可以在异乡感到“家”的温暖,可以互相帮助,话乡音、叙乡情。

同乡会成立后,由中国大陆到危地马拉的中国人又组织成立了“和平统一促进会”,陈建德被推选担任名誉会长。

……

陈建德每年都有跨越地球东西的行程。以前他觉得这条路很远,现在他觉得这条路很近,因为这路已经成为了一条他熟悉的路,一条他喜欢的路。

每次出门前,陈建德都不会忘记买几面新的五星红旗带到危地马拉,因为他要经常更换飘扬在自己工厂上空的国旗,要让五星红旗在危地马拉的蓝天下,永远鲜艳无比、光彩照人。

打印关闭复制链接
推荐RSS
  • 最新视频
  • 推荐视频
本月热点